日照党史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我要登录|我要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传承红色基因 >

传承红色基因

滨海十年(节选九)作者:谷牧

发布日期:2018-09-03作者:admin编辑::admin点击数:
又开始了新的战斗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亚洲各国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主要战场。抗日战争的胜利,结束了我国从鸦片战争以来反击帝国主义入侵屡遭失败的历史,在争取民族解放道路上取得了空前的伟大胜利。这一胜利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工人、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同民族资产阶级以及一部分地主、买办资产阶级相联合,依靠民族统一战线和人民战争,争取各国人民的同情和支援而获得的。胜利得来非常不易,人民付出了巨大代价,蒙受了重大牺牲。全国军民伤亡逾3500万人,财产损失难以统计。我们沂蒙抗日根据地,部队、地方干部、人民群众伤亡即达100多万人。
经过8年浴血苦战的中国,渴望休养生息、重建家园。1945年8月间,党中央发表《对目前时局的宣言》,提出:“我全民族面前的重大任务是:巩固国内团结,保证国内和平,实现民主,改善民生,以便在和平民主团结的基础上,实现全国的统一,建设独立自由与富强的新中国。”
但是蒋介石不肯这样做。日本投降后,他迅速收编各地伪军,向人民抢夺胜利果实。他不许八路军、新四军受降,甚至命令日军在原地“作有效之防御”。50万汉奸伪军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政府向人民“收复失地”的“先遣军”。依靠美军的帮助,国民党部队控制了南京、上海、北平等大城市、战略要地和交通干线。国民党的接收大员,劫收掠夺,“五子登科”(房子、车子、金条子、票子、女子)。蒋介石玩弄“和谈”的幌子,暗中下发《剿匪手本》,向华北解放区发动了进攻。
不过,蒋介石打错了如意算盘。此时的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1927年时的情况了。我们党在长期斗争中找到了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和策略,形成了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成熟的领导核心,发展到120多万党员,开创了拥有1.2亿人口的10多个解放区,建立了120多万人的军队和220多万人的民兵队伍。人民力量壮大了,人民不再任人宰割,要自己掌握命运。毛主席分析了国内阶级关系和力量变化的新情况,明确指出: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反动派与中国人民的矛盾迅速上升为主要矛盾;蒋介石对人民是寸权必夺,寸利必得,我们要针锋相对,寸土必争。
根据9月中旬党中央作出的“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决策,罗荣桓同志率山东主力部队6万人开赴东北的同时,新四军江南部队撤到江北,军部率主力进驻山东,华中局与山东分局合并组成华东局,驻临沂,另在华中成立华中分局,受华东局领导。在华东野战军成立之前,我所在的滨海军分区一度被归入新四军战斗序列。
1946年4月,我被任命为华东局秘书长,离开了工作才一年的滨海二地委。华东局是1945年10月成立的,饶漱石任书记,陈毅、黎玉同志为副书记。根据中央军委的决定,1947年1月新四军与山东军区主力部队合并组成华东野战军,陈毅同志任司令员,粟裕同志任副司令员,谭震林同志任副政委,陈士榘同志任参谋长,唐亮同志为政治部主任。
对陈老总,我慕名已久。如今在他手下工作,我十分高兴。陈老总是留过洋的知识分子,学问渊博,又带有一些工农干部的气质;是指挥千军万马的方面军主帅,亦是出口成章的诗人;雄浑与潇洒,深沉与明快,和谐巧妙地集于他一身。他分析事物透彻明晰,处理问题果断利落,做工作雷厉风行,日常生活中则谈笑风生,平易近人。在他身上,有一种精神的感染力,使你感觉到,在他面前没有不可以克服的困难。这同饶漱石形成强烈的反差。后者表面上威严自持,不苟言笑,似乎很高深,但接触一段时间后发现他实际上既谈不出什么理论,更缺乏实际工作经验。向他汇报请示,他哼哈作声,不着一词。轮到他作“指示”时,总是简单一句话:“照你们的意见办!”当时,在华东局工作的同志,大多对此颇有些看法。因而,也就更加增强了对陈毅同志的敬服感、亲近感。这一段时日,我和陈老总经常朝夕与共,工作之余,谈天说地,评诗论文,颇得教益,至今难忘。这个时候,蒋介石耍弄“假谈真打”的阴谋。我各解放区军民奋起自卫。在华东战场上,陈毅同志组织反击沿津浦铁路北犯之敌。我亲眼看到在备战时,他调兵遣将,精心运筹,忙得厉害。待到战斗打响,他却下围棋或打篮球去了,从容镇定,大有泰山崩于前而目不眨之势,给人以夺取胜利的信心。
为了巩固后方、支援前线,华东局在4月份发出《关于目前山东群众工作的决定》,要求新解放区放手发动群众,开展反奸诉苦运动,并与减租减息结合起来;老解放区要抓紧时机发展生产,使农民生活得到改善,农村经济得以恢复。1946年5月4日,党中央发出了《关于清算减租与土地问题的指示》(即著名的“五四指示”),指出解决解放区的土地问题是我党目前最基本的历史任务,要求各级党委必须以最大的决心和努力,放手发动与领导群众来完成这一历史任务。为了贯彻“五四指示”,华东局于5月中旬在临沂召开了高干会议。我参加了这次会议的准备工作和组织工作。陈毅同志对这次会议很重视,组织干部深入学习文件,认真联系实际,具体解剖典型,提高政策思想水平。因为在前一段新解放区的反奸诉苦运动中,有的地方采取了所谓“秋风扫落叶”的办法,发生了“左”的倾向。会议结束时,陈老总专门就政策和策略作了重要讲话。会后,山东解放区各地区即陆续进行土地改革试点。
6月中旬,国民党以30万大军围攻李先念同志领导的中原解放区,发动了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内战全面爆发,中国人民两种命运的大决战开始了。蒋介石自恃其军力相当于解放军的3倍半,又有美国撑腰,狂妄宣布只需3个月至6个月,就可以打败共产党。在华东,蒋军集结58个整编旅约46万人,气势汹汹地杀向苏皖和山东解放区。陈毅同志在临沂召开华东局党政军干部大会,作形势和任务的动员报告。他那雄伟的革命气概,透彻的事理分析,铿锵的语言,洪亮的声调,鼓人斗志,发人深思,至今回想起来,宛在脑际耳旁。陈老总讲到慷慨激昂之处,击案而起,厉声说:“蒋介石,狗日的!我陈毅跟你拼了!”
为适应进行人民解放战争的新形势,华东局对所属的党政军民机构和各地区进行调整,加强战斗部署。我向陈老总要求重回滨海,担负比机关更艰苦的斗争任务。他问:“秘书长职务谁来接替?”我说:“已同魏文伯同志(民运部长)说好了,他表示可以兼任。”陈老总大笑说:“你是早有准备噢!好吧!我们可以研究一下。”
7月,华东局决定撤销滨海区党委,把滨海一地委(滨北)及所辖诸城等5县划归胶东区党委,滨海二、三两地委(滨南、滨中)所辖之莒县、莒南、日照、临沂、临沭、郯城和现属江苏的东海、赣榆共8县及新(浦)海(州)连(云港)地区,合并为华东局直属的滨海地委,调我任该直属地委的书记兼军分区政委,谢辉同志任行政专员,覃士冕同志任军分区司令员,符确坚同志任副政委。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