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党史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我要登录|我要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传承红色基因 >

传承红色基因

滨海十年(节选十)作者:谷牧

发布日期:2018-09-03作者:admin编辑::admin点击数:
苦战滨海求解放
 
我离开华东局赴滨海时,陈毅等领导同志嘱咐:必须大力发展地方武装,准备在主力部队战略转移作战时,独立自主地坚持地方武装斗争。一到滨海,我就同地、县同志集中力量扩大地方部队和发展民兵,在一个多月里组织起民兵11万人、子弟兵团52个大队共2万多人。为了充实战斗部队和基层,大力精简机关,我们规定各县除书记、县长可有一名通信员外,其他人一律不得配备个人的勤杂人员。
这时,华野主力部队在徐州附近以及津浦路、胶济路上三面反击敌军进攻,滨海地方部队和县区武装主要在陇海路东端沿海一带开展游击战。从8月到12月,先后五次击退国民党从海上登陆。11月初,还在临沂、郯城一带,配合主力部队歼敌2900余人,粉碎了敌军强占临沂、截断苏、鲁两解放区联系的企图。12月,配合宿北战役,滨海警备旅再次在临郯地区阻击敌军进犯。1团3连苦战大家洼,抵挡兵力相当本连20倍的敌军达10小时,死守硬拼,歼敌300余人,还击毁一辆坦克,为此次战役的决胜做出重要贡献。1947年1月,陈毅、粟裕同志指挥华东野战军主力,在峄县、枣庄一带,全歼敌整编26师、51师及第一快速纵队5万余人,取得鲁南大捷。但是,国民党军又集结30万兵力,从南、北两路向沂蒙根据地压过来。
就在这时候,滨海地区发生了郝鹏举叛变事件。郝鹏举,是国民党反动营垒中的一条无耻的“变色龙”。北伐战争期间,他曾同我党有过联系。抗战期间,他投降日寇,当上汪伪“淮海省省长”。“八一五”后他被国民党收编,又嫌官当得小,于1946年1月投了新四军。我们根据对起义人员的政策,给该部以“华中民主联军”的番号,任郝为司令,派朱克靖、刘述周、谷凤鸣等同志到该部工作。该部先后移驻莒县和东海县,陈毅同志要我负责与郝联系。
我同郝鹏举接触中,觉得他很庸俗,喜欢摆架子。一次,他陪我散步,后面有十几个兵端着上了刺刀的长枪跟着,似乎他感到很有派头,实际像押送犯人似的。我想这叫什么部队,得好好改造。但是郝逆心怀鬼胎,顽固抵制我党对其部队的改造。所部恶习不改,横征暴敛,抢掠奸淫,残害群众,并在其驻区里支持恶霸地主进行阶级报复。我们曾经对他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一次,在赃证俱全的情况下,郝逆不得不作认错表示,不过这只是他的伪装。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大举进攻山东,郝鹏举看跟着共产党“大势不妙”,于是又跟国民党军徐州总部挂上钩,阴谋叛变投蒋。1947年1月26日,他以纪念“起义”一周年为名,摆设“鸿门宴”,妄图把我滨海地区党政军领导干部统统加害,作为再次投靠国民党的“见面礼”。郝鹏举又是发请帖,又是派人面陈,说什么:“郝某自来滨海,受到地方党政军群各方面领导的关怀,为表谢意,特备浅酌,务请各位一起光临。”我们根据从多方面获得的情报,对郝逆保持高度警惕,认为此举有诈,须加倍提防,但断然拒绝,恐打草惊蛇,还得虚与应付一番。于是告郝:谷牧政委正在主持一个重要会议,不能参加;覃士冕司令员正在前方打仗,也不能参加;谢辉专员下乡检查工作去了,特派军区政治部赵昭主任和徐金六副参议长等几位前往。果然,郝鹏举设宴的当夜,就拉着队伍叛投新浦方面的国民党部队。朱克靖同志被他们绑架而去,后惨遭杀害。朱克靖同志是老党员、老革命,20世纪20年代曾被党派往莫斯科学习,北伐战争时期就是党的重要干部,曾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党代表。他的不幸牺牲,是党的一大损失。
郝鹏举叛变时,还派兵去抓刘述周和谷凤鸣同志。这两位同志认为郝逆既要叛投蒋军,就未必敢在原驻地久待。他们带着警卫战士,占据有利地形沉着应战,郝逆派来的小股部队上来一个就被打死一个。敌人不敢恋战,打了一阵就撤走了。
郝逆投敌后,马上掉转枪口对付我们,滨海地区受到很大威胁。陈毅同志收到我们的电报后,即派韦国清、姬鹏飞同志率领华野2纵到达滨海地区。韦姬纵队在滨海军分区第1团及部分县、区武装配合下,于2月6日晚,在东海白塔埠地区完成了对郝部的包围,予以猛烈痛击,到7日黄昏,全歼其军部和两个师,生擒郝鹏举。这条自以为得计的“变色龙”,可能不曾想到叛变后10天就落到彻底覆灭的下场。他变来变去,终究不能“变”出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铁掌。
平定郝鹏举叛变这一仗,打得干净利落,为反击敌人进攻争取了主动。华野主力以少数部队在南线与敌军周旋,以8个纵队星夜北移,待北线之敌李仙洲部进至莱芜山区后,立即将其四面包围。2月20日发起总攻,经4天激战,歼敌7个师,李仙洲被活捉。时间之短,胜利之大,创我军大规模运动战史上的空前范例,极大地震惊了蒋家王朝。
蒋介石被迫放弃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一个是陕北,一个是山东。在山东战场上,他在3月份集结了24个整编师,亲自到徐州指挥,采取了所谓“集团滚进”战术,猬集进军。陈毅同志率华野主力,采取后退一步、诱敌深入的办法,寻机破敌。
这就使滨海地区的斗争形势发生了重要变化。由于华野主力转移外线作战,滨南地区大部为敌侵占。国民党临沂专员王洪九进踞临沂。此人原是日、伪沂州道皇协军司令,凶残成性,绰号“魔王”。其部基本上是地方土顽和地主“还乡团”。当时,我们地方上的基层干部和群众不大怕国民党大股部队,却有点儿怕王洪九的“还乡团”。因为他们都是些亡命之徒,又熟悉地形和社情,“倒田退租”,反攻倒算,残杀干部和积极分子,心狠手辣,群众不堪其苦。我记得,有几次地委机关和军分区转移时,众多的乡亲扶老携幼,背着干粮,紧紧跟随,颇像《三国演义》中描写的刘备荆襄败退的情景。
这时,滨海地委连续召开县委书记会议,讨论形势,部署武装斗争。我强调指出:华野主力转移外线是在运动中寻机歼敌,滨海地区现只有2个基干团面对敌军5个师,在这种形势下,各级干部和广大党员必须坚定胜利信心,配合主力部队坚守地区,坚持斗争,深入动员和组织群众,实行地方武装、民兵和群众“三位一体”的武装斗争组合,敌人可能侵占的地区,要庄庄空舍清野,村村布放地雷,随机开展游击战。敌军一时不能到达的地区,除抓好战备外,还要进行土改复查工作,组织支前。我们要求,对作恶多端的“还乡团”,给以有力回击,坚决镇压,深入开展反特锄奸;并确定由副专员刘白涛同志牵头组成前方指挥部,具体领导滨南边沿地区的武装斗争,插向敌占区,建立游击根据地。三四月份,我方主动出击,进行大小战斗280余次,收复村庄500多个,镇压“还乡团”1000余名。群众的情绪基本上稳定下来。军分区一团和郯城、临沭、赣榆的县区武装、民兵爆破队,分头深入敌后进行破袭战,攻击临(沂)郯(城)公路上的敌军据点。军分区2团和东海县大队,则活动在陇海路东线两侧。东海县民兵高广珍爆破大队,在一次偷袭敌营中,炸死18人(包括一名营长)、战马4匹。临沭县女民兵队长侍振玉,在一次战斗中,埋设8窝地雷,打垮敌军一个营。这位女英雄很了不起,当年她才18岁。后来,她在1949年出席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全国第一次代表大会,是主席团成员,受到毛主席、朱总司令的接见和称赞。
5月13日至16日,华野全歼敌军五大主力之一张灵甫部,取得了孟良崮大捷。陈老总当时写了一首庆贺胜利的诗:“孟良崮上鬼神号,74师无地逃。信号飞飞星乱眼,照明处处火如潮。刀丛扑去争山顶,血雨飘来湿战袍。喜见贼师精锐尽,我军个个是英豪。”蒋介石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由此顿受重挫。滨海地方武装和民兵乘胜在莒南、临沭、郯城、东海连续发动攻势,到7月底作战60多次,歼敌3000余人,瓦解敌军万余,受到华东军区的表扬。
8月,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华野主力西渡运河,进入鲁西南。滨海地委研究决定:各县都建立县武装总团部,在军分区领导下,统一指挥本县武装力量作战,加强民兵建设,积极配合全国大反攻,发扬主动出击精神,独立自主地驱逐入侵滨海之敌。9月,各县武装和民兵作战92次,缴了600多条枪。10月,军分区部队,在陇海路东段和临沂外围出击敌军,攻克沙河、欢墩埠,以配合北线华野山东兵团发起的胶河战役。11月,在东海境内攻克徐塘车站、洋桥等地,控制了新安至白塔埠一百多华里铁路。12月,在临(沂)郯(城)公路上再克十多处村镇。在节节胜利的形势下,我们以滨海军分区、滨海专署名义,发布《捉拿土顽匪首王洪九布告》。王匪自1947年春盘踞临沂后,杀害我干部、党员、基本群众达1.6万余人,罪行累累,罄竹难书。这个布告的发出,表示了滨海广大军民要解放全境、全歼王洪九部的决心。
1948年1月,地委召开边沿区对敌斗争会议,确定在分散坚持的同时,要捕捉有利战机,集中力量消灭敌人。4月,滨海基干兵团和地方武装攻克日照石臼所。5月,军分区的3个团,在莒南令旗墩一带阻击由昌潍突围南窜的蒋军万余人,激战一夜,打垮他们一个团,生俘600余人。6月,军分区部队配合华野二纵,攻克海州外围之重要据点墩尚,歼敌1000余人,解放了全赣榆县。这时候,滨海残敌已被紧紧围困在临沂、郯城、新浦、海州等孤立据点中。9月中旬,解放济南战役开始后,滨海武装和鲁中南部队相继出击临沂,王洪九部在南逃中,被消灭于郯城。滨海所辖地区,除东南部的新(浦)海(州)连(云港)外,全部解放了。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