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党史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我要登录|我要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县委书记口述历史 >

县委书记口述历史

原日照县委书记牟步善:日照绿茶 这些年 那些事

发布日期:2016-10-20作者:admin编辑::admin点击数:

在日照,一提起日照绿茶,人们就会想到“南茶北引”第一代开拓者——原日照县县委书记牟步善。

牟步善,今年虽是90岁的老人了,但心系日照绿茶的未了之情,就像在杯中翻飞的绿茶,虽在岁月中沉浮久远,却是从未退色,让人钦佩不已,感叹不已!

 

他是日照绿茶的决策者

20世界60年代的一个春天,山东省委做出“南茶北引”在日照试点的决定。时任县委书记牟步善立即召开常务会进行研究。讨论中,有截然不同的两种意见,一种认为“不妨一试”,并陈述了可试理由。但多数人发表不同意的意见,疑问有三:第一,日照人已习惯喝外来茶,日照产的茶能好喝吗?第二,茶树,这个生在多雨的江南物种,在日照能种活吗?第三,日照人习惯了种庄稼,没有栽种和制茶技术,能制出好茶吗?等等。总之:日照不具备“南茶北引”的条件……牟步善,一边听,一边记,认真地听完每位同志的发言。心想,一动不动不行,一哄而起也不行,轰轰烈烈干更是不行,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当时应该放弃“试种”,但他却没这么做。而是发出试种的坚定声音,并且陈述了“试种”的理由与条件:第一条,“南茶北引”在日照试种是省委决定,是对日照县委、县政府的信任,是对日照人民的信任,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去完成。用毛主席的话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第二条,日照具备“南茶北引”的条件,首先,日照人有喝茶的习惯,尤其渔民从南方购茶喝,不计较价格。二是,日照气候湿润、光照充足、雨量充沛,适合茶树生长。三是,日照山地丘陵多,土壤中含有有机物和微量元素多,生长出的茶有利于人体健康。第四条,发展茶业可增加农民收入,也是发展多种经营重要门路之一……常委们听了牟步善的发言后,觉得有道理。尤其是自然环境独一无二,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白天,这里阳光充足,有利于茶树物质积累;晚上,大海像调节器,让气温降低,故而人们称日照是“北方的南方,南方的北方”。再说,日照山脉多为东西走向、冬季背风向阳地,是茶树恣情生长的乐土等。最后常委们取得“试种”的统一意见,并选用小面积试种,逐步推开。

当县政府以实验性的态度去动员群众种茶树时,很多群众都是抱着“能行就干,不行就算”的态度。有的群众一听说种茶,更觉得这是个稀罕事儿,感到有些悬,悬得有些离谱!南方气候暖和,气候湿润,而在北方,一到冬天,天寒地冻,冻不死那才怪呢!还有的说,咱们这里本来土地就少,又多是丘陵薄地,全种粮也不一定吃饱肚子,如果种上茶树,种不好,搭上一年功夫不说,还白白少种了两茬庄稼;再说,就算种活了,指望用它来赚钱,还不知猴年马月!搞不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为了迈出“南茶北引”第一步,县委、县政府不惜人力和物力,几次派专人去南方考察与学习,又分别从黄山、杭州等地带回来茶种。1966年春天,牟步善带有关人员亲自去安东卫村北山、丝山双庙村北山(均是向阳地块),选用“名门”出身的西湖龙井茶种,种下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一批茶树,共八亩七分地。

试种能否成功,也是牟步善十分担心的事。“南茶北引”毕竟是个新生事物,要将江南四季常青的茶树,栽种到四季分明的日照,不是仅靠敢想、敢干的大无畏精神就能办到的事。尤其想到之前青岛、临沂几次试种失败,而今天,在日照种茶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为此,县委、县政府特地组建了多种经营办公室,专门负责此事。又派专人住在茶园,过冬时,组织农民用草盖,用水浇,比待孩子还用心,像爱花一样管理出土的金贵小苗。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摸着了茶树的生长习性,试种的绿茶竟部分活了下来,安东卫北门外成活率竟达到90%之多。这是个多么令人鼓舞的喜讯啊!“南茶北引”从这里开始起步。第二年先推广到巨峰公社东、西赵家庄子、城管公社的李家庄子、历家庄子等,从点到面,从少到多,从两个试点村到几百个村……到2013年,日照市已发展种茶面积近20万亩。毛茶年总产量首次突破万吨大关,总产值达18.7亿元,茶农直接收入11亿元,且年年在增长。

如今,黄海之滨的山东南部,日照绿茶以日照为中心,被看做是中国“南茶北引”的传播地,成了名优绿茶的主要产地。由以前的南茶一统天下变成了如今的“南茶”和“北茶”,相得益彰。2014年6月,在北京举办的国际茶展销会上,日照的碧波、圣公山等 4家茶企的展出绿茶成了本届展销的亮点,颇受国内外茶商欢迎。50年来,日照绿茶成了山东茶的代名词。

 

他是日照绿茶的实践者

南茶能北引,贵在去实践。

原国家司法部部长高昌礼(曾任日照县委书记)来日照,看望牟步善时,欣然写下了“茶碑”两个黑体大字,左边是小字:“人如繁星瞬间过,日照绿茶流长河。”这是对日照“南茶北引”发展史的真实写照。

日照绿茶“南茶北引”的成功,在全省首开先河。享有“江北第一茶”之美誉,而被誉为“日照南茶北引第一代开拓者”的牟步善为日照绿茶所付出的勤劳和汗水,日照人也永远不会忘记——他不仅是日照绿茶的决策者,而且还是实践者。

在县委书记牟步善的带领下,“南茶北引”日照绿茶,由1965年两个村试种8亩茶园,到1967年发展到巨峰公社赵家庄子、后村公社独垛子、刑家沟、黄墩公社葛疃、南湖公社弓山等14个村,而且成活率达90%以上,三年的试种,“南茶北引”在日照成功了!然而正当人们争先恐后发展茶园时,茶树冻害、虫害、病害相继袭来。茶园受灾严重,有的茶园面临着绝产,一些茶农仰天长叹,一时间,日照不能种茶的奇谈怪论从不同角落袭来,原想再扩种的茶户打起了退堂鼓,本想亦种茶的农户,望而却步……

在自然灾害面前是迎难而上还是退却?这是摆在县委、县政府又一难题,特别对县委班子班长牟步善来讲更是一次重大考验。不过,他是一条硬汉子,他是农民出身的干部,从来就没有向苦难低过头。他依然选择了迎难而上。首先召开县委常委会,统一思想,研究战胜灾情的办法与措施,并下发了文件;二是派得力人员对全县每个茶园受灾情况摸底上报,认真做好受灾茶农的安抚工作;三是减免受灾茶农的农业税,对受灾严重的村与户从财政拨款给予一定补助;四是把进一步做好群众思想工作,当大事去做。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引导下,茶农们没有灰心丧气,更没有躺倒不干,而是采取综合措施,加强管理,使茶园很快恢复生机,又一次战胜了困难。这年,仍取得了好收成。

牟步善,在日照县任县委书记(1963年——1977年)期间,把“南茶北引”这个新生产物,始终当作一件大事抓,把日照绿茶的发展列入县委、县政府的工作日程,不仅下发了若干文件,而且从县委正、副书记到正、副县长抓点带面,并且从县级机关及有关部门抽调得力干部到茶园蹲点,每年农业会议总是有茶农方面的典型发言;每次下乡检查农业生产,有茶叶生产的内容;每年农业资金投放,总是向茶叶发展有所倾斜等。他为保证茶叶正常生产,几次次带人去南方考察学习;他又几次次去省农科院请专家、技术员来日照指导茶叶生产与管理。他永远忘不了原山东省商业厅厅长刘凯、日照县商业局副局长魏延柱、县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周庆忠、范东辰、潘维堂等人,为日照绿茶的发展所做出的贡献。

凭着他的坚持与执着,凭着他的好学与虚心,从不会到会,从土办法到洋办法,从粗管理到细管理,从手工炒茶到机器炒茶,从县委办公室到田间地头,和茶农们促膝长谈,从实践中,掌握了“深挖沟(80厘米)、足浇水、三层肥、生物药”等科学管理办法,学会了“防冻、治旱、防虫”三种措施及土防、草盖、覆膜等办法,他几乎都成了种茶专家。茶炒出的味道是“豌豆香”味,成就了独特的日照茶风味,连南方茶商都认可,客户越来越多。

20世纪70年代初,经中国农业科学研究院茶叶研究所测定,日照绿茶中的茶香和氨基酸含量分别比南方茶同类产品高13.7%和5.3%,具有“叶片厚、味道浓、香气高、耐冲泡”的特点。一直研究日照绿茶的山东省茶文化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侯国云称赞:“龙井茶有四泡,日照绿茶有六泡,依然蕴着茶香……”“应该将日照绿茶向更高的领域推荐。”喜讯,像春风一样,很快传遍了大江南北。日照“南茶北引”也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目光。1972年9月16日,《人民日报》刊载的山东省“南茶北引”成功的报道。1973年10月,国家农业部和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在日照召开了6省区(山东、西藏、新疆、陕西、河北、辽宁)南茶北引西迁经验交流会,牟步善出席了会议,还带他们参观了日照部分茶园,并赠送茶种,赢得与会领导和代表们广泛赞誉。他们对日照县“南茶北引”也大为惊讶和赞许;对于南方茶叶能在北方落户更觉得十分好奇,赞声不绝。这次会议,给日照茶叶做大做强奠定了基础。1975年4月,在北京召开的全国茶叶生产会议上,时任日照县副县长郑培成代表日照县做了典型发言,无疑这是对日照绿茶的又一次肯定。从此,日照绿茶迅猛地发展起来!仅10多年的时间,日照县茶叶种植发展到几百个村,茶园面积近万亩。规模 100亩以上的村50余个。同时产量逐年递增,一直居全国首位,且在全国增加了日照绿茶的知名度。之后,日照茶企发展规模既快又大。如巨峰镇的簸箕口、后黄埠子、后村镇的灶户沟、汾水镇的后河庄等企业在全市遥遥领先。如今,日照绿茶不仅在北京、沈阳、哈尔滨等北方城市有市场,在南方市场也大受欢迎。同时,日照的绿气飘到日本、韩国、俄罗斯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声誉越来越高。

随着茶叶的发展,种茶人的生活也发生了新变化,盖新房、娶新娘户不断涌现;“自行车、手表、收音机、缝纫机”被老百姓羡慕的“四大件”也陆续进入了茶户家庭;茶农钱包也渐渐鼓了起来。此时的县委书记牟步善也就成了当地老百姓心目中的善人和救星——在那个物质匮乏甚至人都吃不饱肚子的年代,给他们带来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在他们心里这就是好官!

1977年,牟步善带着日照人,尤其那种茶人的掌声和留恋先后调到沂水县、临沂县任县委书记。

他在外县任职的10年里,从来没有忘记日照茶业的发展。不管在地区里开会,还是在省里开会,空闲的时间总是找日照的干部问问茶业生产、销售等方面的情况;每年回日照不管是因公还是探亲访友,也总是抽点时间看看茶园、看看茶农。不仅如此,他还搜集了从晋朝到现代皇帝、领袖、名家等,用红色书法的“茶”字32幅;报刊茶文40余篇,均汇集成册,成了他饭后茶余赏心悦目的文化营养大餐,真可谓:一生的情,一世的缘。

 

他是日照绿茶的守护者

落叶归根。1987年,牟步善离休后又回到了故乡日照。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日照绿茶。

在日照任县委副书记、书记20余年里,他参与领导兴修的日照水库,现在每天主供日照城市用水;他亲手栽种的毛竹已经发展成为江北第一竹林;他决策引种的日照绿茶,已成为日照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之一。因而,在日照人的眼里,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在上级领导眼里,他又是一名真抓实干的好干部。正如原省委办调研副主任、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希玉为其题写的藏头诗:“步履踏遍黄河岸,善举留在沂河边。好在苍生享美誉,官德清白天地间。”即“步善好官”。而今,他不顾年事已高仍为日照经济振兴建言献策、为日照绿茶的发展心随茶动,忙个不停,真可谓:“离休不思闲,情系绿茶中。”

刚离休时,他本想在家享享清福,但当他想到人民的苦与乐,不能局限在个人小圈子里,在有生之年多为群众办点实事,当回忆往事时,无怨无悔才是最大的快乐。于是他抱定了信念:千变万变,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能变,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信念不能变。于是,在市委、市政府的关心和支持下,他又踏上了新的人生之路,决心运用自己熟悉农业、熟悉家乡的优势,为家乡做一点实事。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99年6月,他患重病,去北京医院做了大手术。在一般人看来,老书记应安心在家养病。但谁也没想到,第二年春天,他竟把病魔抛到九霄云外,又出现在各地的茶园里。

岚山区汾水镇后合村党支部书记邢茂法带领全村60名党员,发展茶园1000亩,户均3亩,总收入300余万元,户均收入800—1000元,人民群众从种茶中收入增加了,生活富裕了,村貌改变了,现在青年没有打光棍的。群众高兴地说:“多亏党的好领导,领导我们种茶走上了致富路。”2009年10月9日,牟步善到这里调研,了解情况后,以《种茶走上了致富路》为标题书面报给市领导。时任市委书记杨军高度重视,批阅给有关领导办理。并批示:“牟老为日照作出了贡献,时至今日高龄,仍壮心不已,实乃我辈之楷模。茶叶生产已成为日照的第一大品牌,今后应进一步加大引导扶持。”

2011年,他先后到三庄、黄墩、后村、巨峰、高兴、汾水、碑廓、南湖等乡镇的村庄,并召开座谈会。然后向市长李同道写出近2000多字的书面报告。其内容首先在肯定成绩的同时,提出存在问题及解决办法与建议:第一,区、县、村,进一步层层建立责任制、定期检查,及时总结推广好的经验与典型。建议政府从支农资金中安排一定数量的款,帮助受灾茶农,减轻受灾损失。第二,组织工商等有关部门对茶叶市场进行一次检查整顿“要打假,要严管,不能让那些搞假冒伪劣的人砸了日照绿茶牌子”。应从生产加工到销售各个环节,开展集中整治行动,净化日照绿茶市场。第三,尽快建起日照茶文化协会,有助于茶业的发展。

茶,不仅在日照扎了根,而且更牢牢地扎根在这位老人的内心深处,他的目光和心里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茶,那颗心早在“南茶北引”的征程中,和茶紧紧地绑在了一起。20余年来,他奔波在日照大地上,进茶园、去茶市、到茶厂,发余热,办实事。至于他走过了多少个乡、镇、街道办事处,走过了多少个村庄和单位,访问过多少人和事、召开过多少次座谈会……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数不完。据不完全统计,他向市领导及有关单位写报告、提供有关茶的资料一百余份,多次向茶农宣传:“技术要求统一、施肥统一、打药统一、采摘统一、质量标准统一、收购统一”的措施,才能适应这个高速传播的时代。酒香也怕巷子深,因而,它把看到的信息、典型、改革等类的报刊资料及时送到茶农手中,与他们商讨着发展茶叶的各种措施。从岚山到碑廓、从巨峰到大坡、从黄墩到三庄……他不辞劳苦地奔波着,一个个茶园里无不留下他的足迹和声音……听说黄墩镇要发展300亩茶园,他不顾身体有病特地跑到那里去看看。用他的话说:“茶是我们引进来的,就像自己的孩子,隔段时间不去看看,就觉得心里有个事,看了后心里就踏实多了。”他不论走到哪个村庄,乡亲们都把他当作自己人,尊称他为“老牟”。对他来讲,群众喊他一声“老牟”,觉得是对他最大的褒奖。

每当他看到日照那一个个茶园的茶叶长势茂盛时,看到茶农的生活一天好似一天时,每听到传来一个又一个有关日照茶的好消息时……他从心底里感到无比的惬意与快乐!著名作家李存葆喝日照茶时写到:“杯中日月小,茶里乾坤大。在诸多出品原有的滋味渐行渐远的今天,终有日照绿茶相伴,我极端敏感的舌尖似乎还能感受到一些春色的清新、原野的芬芳。”看到如此报道,牟步善,更感到无比的自豪。如今,在日照人中,不论是干部还是老百姓,习惯而又爱喝的就是日照绿茶。就连济南、北京等城市的茶市场中,日照绿茶也占了不少的份额。

“南茶北引”的成功,推动了日照经济的发展。用牟步善的话说:“第一,有效地增加了茶农的收入,种茶走向致富路。不少家庭妇女足不出乡,每天采茶能得60元、80元、100元不止。第二,种茶改变了环境,哪里有茶哪里环境就好;第三,满足了日照人喝茶的需求,且能保健;第四,茶叶的流畅,促进了物流业的发展;第五,增加了村里就业机会;第六,茶叶的发展带动了新式旅游业……”如巨峰镇的百里长廊成了休闲旅游的好去处。

而今,《鲁茶代表——日照绿茶的发展现状与对策研究》等论文,已被第九届、第十届中国国际茶文化研讨会收集整理并发表。牟步善的绿茶人生事迹,先后被《山东画报》《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等报刊及日照电视台等作了报道。山东省原副省长、山东省茶文化协会会长王裕宴为其题词:“饮茶不忘种茶人——南茶北引第一代开拓者”。还多次受到国家、省、地区、地、市的表彰与鼓励。1992年,他光荣地出席了全国“双先”代表大会,受到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胡锦涛接见,并合影留念。2005年8月,他又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2006年,他出席山东省召开的“南茶北引”50周年大会,并被授予“南茶北引功勋茶人奖”。2014年5月14日,《人民日报》《中国经济网》《齐鲁晚报》等媒体专程采访他的先进事迹……

牟步善,在鲜花、掌声、荣誉面前从不居功自傲,而是心平气和地去对待昨天、今天和明天。每当有人赞扬时,总是谦虚地说:“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工作,其实日照绿茶今天的成就,都是历届各级党委、政府和老百姓干出来的。”当你问他以后打算时,总是笑着说:“在我有生之年,亲眼看到将茶叶基地都能建成‘观光、品茶、休闲、娱乐一体’的茶文化基地;看到日照绿茶向更高的层次发展起来,红红火火的搞起来,铺天盖地地宣传起来,让整个茶企业联合起来,‘抱团打天下’,有朝一日让全世界都看到日照绿茶的魅力!看到日照人的创业精神!”

2014年笔者欣喜看到,牟老发展日照绿茶、造福农民百姓的心愿正在实现,牟老的绿茶情缘正日臻圆满。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